新职业人群更需就业促进和权益保障


首先,新职业不是“低端”的代名词。有人认为新职业大多兴起于社会边缘角落,是非主流、低层次的职业形态,甚至是一种“可有可无”的存在形式。《调研报告》显示,新职业整体上并不低端,无论是就从业人员的文化素质和收入水平而言,还是就从业人员的自我评价和社会评价而言,新职业的层次、作用和地位都不低,相当一部分新职业已处于社会中等偏上水平,并具有良好的成长空间。

北京人最喜欢从事的新职业是美容师,新职业人群中收入最高的前三名是宠物医生、健身教练、调酒师……智联招聘和美团点评近日联合发布《2018年新职业人群工作生活现状调研报告》,覆盖全国主要一、二、三线城市的800余种新职业。调研报告显示,随着生活服务业不断升级,对从业人员的文化层次要求越来越高,新职业人群中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的占比为60.27%,拥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占比为31.22%,仅有11.76%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下。

相较多数传统行业中的传统职业,新职业一方面具有上述特点和优势,另一方面由于起步较晚、起点较低以及管理滞后等原因,在职业介绍、职业培训、职业技能评定等方面存在着一些薄弱环节,需要企业、行业组织、政府部门、中介机构等积极联手,形成促进新职业人群就业创业和职业发展的合力。有条件的企业应当结合自身发展的需求,为新职业从业者提供职业培训和技能提升支持,如美团点评成立互联网 大学、餐饮学院、美酒学院等线上线下培训组织,致力于培养生活服务领域新职业人才。政府部门应当出台针对新职业人群的就业促进优惠政策,包括向相关企业和社会组织购买第三方服务,通过第三方向新职业人群提供就业促进服务。

再次,新职业的兴起不是昙花一现式的繁荣,不是注定不能持久的过眼云烟,而是深刻诠释了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逻辑,体现了新经济时代新旧动能转换的大势所趋。按人类生产活动历史顺序和各行业性质划分的第一产业、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,如今呈现出不同的发展方向,第一产业、第二产业朝着机械化、自动化、智能化方向发展,减员增效趋势明显;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呈现出增员增质的趋势。新职业大多属于第三产业,这一性质内在地决定了,今后新职业人群的规模将越来越大,从业层次和就业质量也将不断提升。

新职业人群一般就业形式灵活,企业用工方式也因职业特点而异,新型就业形态对传统的用工方式形成了不小的冲击,也让从业者的劳动保障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和困难。政府职能部门、相关监管部门和工会组织、司法机关等应当高度重视新职业人群的劳动保障问题,着手研究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,及时颁行规范新职业人群劳动关系、有利于新职业人群依法维权的政策措施,以此促进新职业人群更加灵活就业、规范就业、成熟就业,促进新行业、新职业成为新经济发展强劲动力,推动中国经济在高质量发展道路上行稳致远。

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,近年来各种新职业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,不仅是新经济蓬勃发展、新业态做精做实的生动写照,也反映出当前人们在择业与就业观念上的多元化与自主性趋向。此次智联招聘和美团点评联合发布的新职业人群调研报告,用翔实的数据分析较全面展示了新职业人群的工作生活现状,有利于破除一些人基于传统认知形成的对新职业人群的“偏见”。

其次,新职业人群不是社会的“负担”,相反,新职业在解决就业上具有突出的优势。以生活服务领域的外卖为例,仅美团外卖一家的配送业务,就带动全国60多万人就业。